犍为县人民法院

近年离婚纠纷案件数据分析

近年离婚纠纷案件数据分析

税秋萍

结婚,作为人生的一门必修课,深深扎根于每个家庭。在很长一段历史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无数青年男女躲不过的“宿命”。然而,时代更迭,婚姻观念也悄然变化,离婚再婚、闪婚闪离……那些按照传统惯例不被理解和赞同的婚姻行为早已不足为奇。与此同时,婚姻生活多元化发展导致的种种社会问题也不断冲击着人们的视野,大量的离婚案件涌入法院的大门,如何处理不断变化的离婚纠纷案件,既是法院审理的难点,又是审理热点。为此,本文对近五年来我院受理的离婚纠纷案件进行分析,阐明了当前离婚纠纷案件的诉讼特点和审理情况,从审判实践出发,提出了完善离婚纠纷案件审判制度的建议,以期实现离婚纠纷案件审理的最大社会效果。

一、五年来审理离婚案件的现状和特点

(一)离婚纠纷案件持续高发

经对犍为法院审理的离婚纠纷案件统计发现,近五年来离婚纠纷案件的数量持续高发,五年来虽呈波浪式变化,但是一直居高不下,在民事审判案件数量中占了很大比例。五年来数量分别为(详见下表):

近五年来我院离婚纠纷案件收结案情况表

年度

收案(含旧存)

结案

2013

566

562

2014

504

489

2015

529

497

2016

476

464

2017

525

503

(二)离婚案件中当事人年龄偏小,婚龄逐渐缩短化

2013年,在审理的离婚案件中,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在0-3年之间的比例为15.33%,在4-9年之间的比例为32.12%。而在2017年,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在0-3年之间的比例为18.72%,在4-9年之间的比例升为46.68%。在2017年,婚龄在9年以内的离婚案件占总案件数的比例高达65.38%。

(三)抚养权之争始终是离婚诉讼的最大争夺,家暴与出轨是当事人主张离婚的最痛处

从案件审理情况来看,双方当事人对抚养权有争议的案件比例呈持续增长趋势,未成年子女的抚养权是父母离婚“心头的痛”。从案件判决结果来看,父母双方对未成年子女的抚养权存在争议的,经审理后,未成年子女抚养权判归女方的比例约超过73%,判决抚养权的依据多样化,“与一方生活时间更长”成最大理由,抚养费逐年上升,但增幅不大,且判决数额低于当事人预期的较多。2013至2017年案件中均存在主张家庭暴力的案件,主张对方出轨的案件数据震荡上升。

二、婚姻纠纷案件审判中存在的问题

(一)公告送达和缺席判决的案子偏多

在离婚案件中,公告案件和缺席审判的案件在判决案件中所占比重较大。这种情况出现的主要原因:受市场经济的影响,外出务工人员较多,有的多年未与家人联系,有的只与家人联系,但不告知详细地址,更有甚者为外出避债而下落不明,无法查找其下落,只能采取公告形式,而公告之后,被告仍不到庭参与诉讼的,也只有公告送达和缺席审理了。

(二)子女抚养和财产分割问题复杂,当事人举证困难

因受传统思想影响较深,孩子抚养和财产分割在离婚案件中成为焦点问题。从审判实践来看,法院判决确定抚养权的依据主要有:与一方生活时间更长、经济条件更好、学历程度更高、子女满十岁后自主表达的意愿、随祖父母外祖父母共同生活多年等等,而这些依据大多都只能从当事人的口中予以求证,能够提交客观证据予以佐证的案例较少。故此,法官在判决确定未成年子女抚养权时主要依据法官自由心证。同时,在分割财产时,有的当事人不惜采取一切手段,转移、隐匿共同财产、虚报债务,达到自己利益的最大化。法官对夫妻共同财产难以认定,有些根本无法查明,给公正审理带来困难。

(三)女性主动提出离婚比例较大,但在离婚案件中仍处于较弱势地位

近五年来,女性主动提出离婚的案件数过半并呈上升态势,但受经济情况、子女抚养等因素的限制,加之有的女性当事人庭审辩论能力较差,所举证据证明力不高,发言偏离焦点,过分注重细枝末节等,女性在离婚案件中往往处于弱势地位,难以实现其诉讼目的。

(四)证据意识淡薄,家暴、出轨证据存在两薄,举证能力薄弱

大部分当事人证据意识淡薄,既没有及时向有关部门反映也没做伤情鉴定,在法院审理过程中,想追究对方民事责任时,当事人提及存在家庭暴力、对方出轨的问题,但由于时过境迁,很难举证,经法院查证,也无法有足够证据证明确实存在家庭暴力。另一方面,当事人举证能力薄弱。实践中很多当事人仅提供报警记录,没有公安机关的事实认定和处罚决定,或者仅有对方短信以及电话来往的记录清单,单单这些证据无法形成有力的证据链条,鉴于大量的案件只要对方否认,法官无法推定男方存在出轨行为。出轨方的检讨书、悔过书,在目前司法实践中,是认定出轨行为的最具证明力的证据。

三、完善婚姻审判制度的建议

(一)开展多元化宣传活动,促使人们理性认识婚姻

开展巡回法庭审判,让人民群众耳濡目染感受婚姻家庭和谐的重要性,并可在社区设立婚姻家庭培训机构,通过定期开办讲座等形式,让人们理性认识婚姻家庭。

(二)让更多的审理力量参与婚姻审判,共同构建家庭和谐

完善相关的社会保障机制,联系社区、妇联或者发动人民陪审员力量等多种途径,搭建互相联系、互相帮助的平台,为婚姻出现矛盾的家庭提供有针对性的帮助与服务,以更人性化的关怀和方式,有效化解婚姻家庭纠纷,实现社会效益的最大化。

(三)对家暴、出轨放宽举证标准,建立预防家暴联动机制

充分运用《婚姻法》第四十三条的规定:“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家庭成员,受害人有权提出请求,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以及所在单位应当予以劝阻、调解。对正在实施的家庭暴力,受害人有权提出请求,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应当予以劝阻”。充分联合和调动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妇联、司法局等部门在制止家庭暴力,帮助受害者维权方面发挥积极作用,形成反抗家庭暴力、认定家庭暴力的社会合力,为保护受害方和保存证据提供支持。就出轨举证方面,公安机关、出租屋管理部门等相关国家机关,就开房查询、租房查询等事项,应对法官开放调查权限。如果能延伸法官调查权,根据当事人申请,即可通过公安内部管理系统直接查询到开房记录及进入酒店、房间的监控录像,则对于法官了解真相,确定是否有出轨行为,有很好的效果,并且,这种调查权的延伸对于社会公众也形成一种监督力量,避免社会的家庭观和婚恋道德观的进一步弱化。

妥善处理婚姻案件,让当事人在婚姻诉讼中减少伤害,是人民法院审判的价值追求。在新形势下,我院立足审判职能工作,以司法为民为目标,不断探索婚姻纠纷案件的审判创新方式,创设更多的解决机制,给予当事人司法关怀,努力赢得当事人的信任,为婚姻家庭关系的良性发展,贡献司法力量。


文章分类: 法院文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