犍为县人民法院

“基本解决执行难”攻坚战背景下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统计分析

“基本解决执行难”攻坚战背景下终结本次

执行程序统计分析

税秋萍

“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是指在民事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人民法院按照执行程序要求,履行了法定执行手续,采取了相应强制措施,穷尽了执行手段和方法,仍然无法使案件得以执结,在查明被执行人确无可供执行的财产、暂时无履行能力的情况下,执行工作暂时没有继续进行的必要时,由法院裁定案件执行程序阶段性终结,并予以结案,因而暂时结束执行程序的一种制度。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案件立案、结案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未施行之前,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并未正式成为结案方式,由于执行案件结案方式的限制,尽管法院作了大量的实际工作,但是未执结案件仍然居高不下,给社会造成了“执行难”的现象。“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是针对暂无财产可供执行的案件创设的一种结案方式,一方面真实反映了法院执行工作情况,提高执行案件的结案率,有效预防行业内的弄虚作假行为。另一方面降低了未执结案件的统计数,使社会理性认识“执行难”,从而提高法院强制执行的司法权威。

因此本文将对犍为法院2015年以来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案件进行统计分析,从“基本解决执行难”的角度分析该程序在运用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及解决之策。

一、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情况及特点

(一)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结案呈现增高趋势

2015年执行收案723件(以下均含旧存),结案644件,其中以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方式结案208件,终本结案占收案数的 28.77%,占结案总数的32.3 %;2016年执行收案875件,结案768件,其中以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方式结案464件,终本结案占收案数53.03 %,占结案总数的60.42 %;2017年收案1017件,结案947件,其中以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方式结案519件,终本结案占收案数的51.03 %,占结案总数的54.8 %;2018年上半年收案748件,结案445件,其中以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方式结案105件,终本结案占收案数的14.04 %,占结案总数的 23.6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在《意见》施行之后,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案件所占比例呈现了近乎翻番的趋势,且长期居高不下。

(二)终结本次执行程序财产查询未实现全覆盖

《意见》第十六条规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事由同时均要求人民法院穷尽财产调查措施,目前对被执行人的财产进行查询,主要包括网络查询、线下直接查询、走访调查,从2015年至2018年上半年以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结案的数据来看,所有案件均通过全区或全国网络执行查控系统进行了网络财产查询,但只有部分案件进行了线下直接查询,而进行走访财产调查的更是少之又少。并且,大部分终本案件并未能够按照该规定穷尽财产调查措施,仅有62%~70%的案件进行了房产查询,38%~60%的案件进行了土地查询,而需要耗费大量人力及时间的走访调查比率仅占到了20%~42%。这与《意见》要求的“穷尽财产调查措施”存在较大差距。而对养老金、保险金、拆迁补偿款、金融证券等的查询尚未形成常态。

(三)恢复执行程序以当事人申请为主

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案件可依申请执行人的申请或由法院依职权恢复执行,但近年来执行案件激增,案多人少、执行压力不断提高的情况下,恢复执行当事人申请即当事人发现被执行人有财产线索后主动申请法院恢复执行程序为主导,法院经重启财产调查程序发现财产后,依职权恢复执行的情况并不多。

二、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存在的问题及原因分析

监督体系缺失导致终结本次执行程序被滥用。缺乏成熟的终本案件监督体系,没有一个完善的制度对是否“穷尽财产调查措施”、案件是否存在虽有财产但不宜强制执行的情形的监督、当事人达成分期履行和解协议是否确实履行完毕等情况进行监督,这在一定程度上很难避免个别为了追求高结案率在没有完成规定查控动作的情况下,将不符合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案件送入终本的“仓库”。有的法院没有认真落实执行公开规定,充分保障当事人的知情权、参与权和监督权,在案件办理过程中没有将财产调查情况告知申请执行人,在申请执行人不知情的情况下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引起当事人不满而信访。与此同时,监督体制的缺失也难以避免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有可能成为部分执行人员拖延执行、逃避责任的手段。

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救济程序不规范。对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异议处理不规范,一方面是执行员对于当事人的异议权并不清楚,另一方面执行员过度依赖于当事人对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认可,认为当事人提出异议后处理程序较为麻烦,而多以口头形式驳回当事人的异议主张。

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案件恢复机制未形成常态。一方面,由于执行案件不断增加,案多人少、高强度执行压力,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案件的恢复执行程序大多由当事人启动,另一方面,由于技术条件落后,没有建立起终结本次执行案件自动查询系统,而是依赖于人为手工查询,未能为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案件搭建一个可循环流动的系统。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举证责任分配不科学,向被执行人所在单位及居住地周边群众调查了解被执行人的财产状况或财产线索,由于协助查询的对象为不确定的自然人,且财产状况或财产线索并不确定,且多为不成文的线索,将此类财产调查作为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必要条件并将该义务分配给法院,不仅给法院带来庞大的工作量,也造成了不必要的资源浪费。此外,由于部分案件的标的较小,甚至只是涉及几百元的案件受理费,这类案件也要求调查房地产、股权等大额财产信息,同样过于严苛。

除了上述存在的问题外,部分当事人对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存在不理解,执行法官如果解释工作不到位,会使当事人对法院的执行工作产生抱怨情绪,容易使当事人产生法院重新“打白条”的误会,对法院的威信、法律的尊严无疑会存在或多或少的影响。造成不稳定现象的出现,易激化引起申请人上访。

三、对策与建议

(一)加强终结本次执行程序“进口”管理

严格理解并遵守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制度的使用条件,加强“进口”管理,是将执行不能案件从“执行难”队伍中剔除的第一保障。防止出现因为片面的、刻意的追求结案率而滥用该制度。

(二)规范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救济

确保申请执行人异议权的实施,对被执行人而言,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意味着可以暂时逃避对案件的负担,一般不会提出执行异议,故建议对申请执行人异议权的实施期限加以明确规定以促使申请执行人积极提供财产线索,推进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案件的快速处理。保障当事人的复议权,当事人有对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向上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的权利,这在一定程度上利于保障当事人的程序救济权,也利于对终结本次执行程序进行监督。

(三)建立完善的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监督体系

加强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信息公开,通过审执分离加强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内部监督,实行执行裁决、执行实施、执行监督分段进行,从而实现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内部监督。

(四)加强终结本次执行案件的后续管理

对失信被执行人信用惩戒的常态化,如将失信被执行人纳入失信黑名单及限制高消费令等,对下一步追究涉嫌拒执罪的被执行人也是一个必要的前置措施。建立独立的终本案件“唤醒”制度,建议由统一部门对可实现终本案件进行集中管理,同时,也对有财产案件的恢复执行起到监督作用,着力加强法院的财产调查能力,并对法院查询财产的权利予以保障,对于拒不协助法院查询财产的,应当予以严厉处罚,确立法院执行权威。

“基本解决执行难”是人民法院近一段时间内要重点攻克的课题,理性认识“执行难”就是通过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将“执行不能”这类案件从“执行难”的队伍中剔除出去。因此,提高人民法院的执行能力及水平,建立好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案件的进入及退出机制,打赢“基本解决执行难”攻坚战!


文章分类: 法院文化
分享到: